心煦

集体边缘的游离者之一。

解压随笔2

圈子很小,有交集的人不多,生活简单得出奇。没有什么目标,却努力得要榨干自己一般。无论等来什么样的结局,亦或是等不到结局,大抵都会使我很开心吧。至少可以一个人生活,至少可以去想一个目标,可以永远离开高中这个讨厌的地方。

对这所学校确实又爱又恨,爱的是那些曾经在这里给予我关爱与帮助的人们,恨它并不是因为繁重的课业和压力。而是对在各种光彩夺目的形式下被扼杀的自由与遭到极不公平待遇的愤恨。凭什么成绩不如我的人可以做班委可以站在升旗台上耀武扬威可以得到老师更多的关注,我只不过高一的一次期末成绩很低就连通过了面试以后站在校庆的舞台边缘当一个一句台词都没有的群演的资格都没有?

我对所有人都说,这件事我早就放下了,我不在乎了,没什么大不了。又有谁在我深陷泥沼还没有走出来的时候拉过我一把。一个人经历一些前所未有的磨难,就愈加不会再需要他人的陪伴,也不会再想要了吧,我想。这一定是我女中七年最委屈愤恨的一件事了,那两个月也一定是这七年中最黑暗的时光。

二模成绩出来以后,被一个学霸美术生嘲讽般地“关心”了成绩和等级,兀自心烦意乱了许久。后来不断对自己说别和那些毕业以后就是陌生人的同学们比较成绩,那样只会带来无谓的恐慌,打乱自己的节奏和心态。既然已经输在起跑线上,何苦勉强自己去适应跟我完全不一样的别人。我可以说自己每天都付出了,刷题刷书背100问背答题模板,补课也尽力吸收了,考不过美术生、考不过平时好像不努力的同学又如何?

硬要问出个为什么,我一定会说我命不好,学习能力太一般,体力和健康状况也负荷不起和别人一样的努力。但我打心底里觉得我又是真的命好。我不认为来打听、来跟我比较成绩的任何一个同学过得比我幸福。不缺爱且拥有极大程度的自由,自己比较满意的外表,和睦家庭,以及来自家庭的情感与经济支持,已经拥有这些恩赐,我还可以奢求什么呢?

一直想独自去另一个城市生活、学习一段时间,彻底独立一段时间,和自己过日子,让自己真正地成长,来对得起爱我的家人。原以为父母不愿。最近得知他们并不是这个意思。父亲表示只要我有所意愿,他定付出全部为我创造条件,母亲表示不必高中就着急走出去,大可以考进了大学之后安安心心地准备。

物极必反,不是吗?从昏天暗地生无可恋的那一刻起,哪一天不是在走上坡路呢?

评论

热度(1)